您現在的位置 >> 首頁 >> 校園文學

千山如晤

作者:崔鴻博     供稿單位:校報記者團      發佈時間:2021-09-06     瀏覽次數:


不經意就走到了老屋門口,歲月斑白了門上的年畫,消退了硃紅色的門漆,朽蝕了高懸的門檐。叩門的手停在半空,我不知該走進還是離去。夜色靜謐,月光凝結,莫名猶豫與不安在心頭淤積。一晃醒轉,原來黃粱一夢。我抬頭看,天邊一隅漏了一曦霞光,攜着遠方人家點點星火,在火車窗的畫框裏勾勒着一車人的鄉愁、情誼、無奈或酸甜苦辣。

雨中山果落,燈下草蟲鳴,雞啼犬吠,蛙叫蟬鳴。我不在的日子裏,故鄉依舊。駛過滄桑的古城牆,遠方的鼓樓傳來漸近的鐘聲。離家求學,作別家鄉的春雨秋風,只在這懷抱中躲避寒暑。我們飄向北方,逐夢、奮鬥、施展、徘徊、掙扎、躊躇,背過身去,不讓淚灑故鄉,轉過頭來,又用成就與夢想裝飾這搖籃。我們都是赤子,是遊子,是孩子,面對世界,背倚故土,去拼去闖。

每當我在夜裏輾轉反側,流水又隨春遠,白雪灑落故鄉。小城雨巷,梨花樹下,埋着童年的時光膠囊。些許的小改變讓我們莫名興奮,累積久了,不經意間就給人驚喜。家對面的高樓又添了一層,步行街的小道拓寬了幾許。小城的繁華總是混着煙塵氣息,就像故鄉里的一抹火燒雲,散不開的火紅。長大的歲月裏,故鄉從未變化,只是越來越清晰的成為自己,我們也是。

人生如樹,一事一葉,春華秋實。許多年,熙熙攘攘、鬱鬱葱葱,長成一片林。有人發芽,有人轉眼枯木,剖開來看,都是一輪一輪,夾含着笑容或血淚,隨着風雨霧靄晃盪。眼望青天,手挽流雲,只在寂靜無聲處拔高。落了鳥,結了果,一團葳蕤,激起方圓三五里煙火。總有些生命,堅定執着地行走四方,無論遍體鱗傷:亦有靈魂,寧靜淡泊安於一隅,惟願無波無瀾。人生如樹,到頭來,讓雨打落花葉,讓雪滿了白頭,待浮生散去,無論異鄉故土,唯有熱愛,遠隔晴雨千山如晤。



版權所有: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